杭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德甲

木纹噬天幻灭录第四十二章羁绊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噬天幻灭录 第四十二章 羁绊

早在易莫的战斗结束之前,古绫月他们的战斗都已经结束了。

紫金级魔法袍火舞守护可不单是好看,本来实力就胜对手一筹的古绫月在火舞守护的增幅下,只是几个照面,要不是她手下留情,恐怕对方的高阶魔导士早就变成一堆焦炭了!

艾瑞克个性谨慎稳重,以不变应万变之势对阵对方雷系高阶大剑士,往往也能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最后使对方丧失了行动能力。

所有的对阵中,可以説杰克是最狡猾的一个。杰克基础稍差,如今只是一个中阶雷系大剑士,对阵的是对方实力最弱的火系中阶大剑士,但是他却懂得扬长避短,趋利避害,利用地形的掩护突袭,搞的对方火系中阶大剑士火爆脾气一起来,发狂了似地胡乱攻击一通,最后斗气消耗殆尽,也没能沾到杰克的衣角,只能缴械投降了。

克里斯恩对阵的是同阶位的土系魔导士,他以冷静的思考和沉着的应变,判断对方魔法攻击的时间,尽量减xiǎo误差进行攻击、躲避,对方却被他的精打细算弄的狼狈不堪,节节败退,最终也取得了胜利。

“拉图是什么样的人我想直达的地铁十四号线亦可连接北京主要地铁线。你比我还清楚,以你的实力就甘心为他驱策?”易莫的剑虽然架在塔罗的脖子上,但是却没有下手。

“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塔罗倒是倔强地不肯低头。

“在一开始我的伙伴各自寻找到对手,把你留给我的时候,你很不屑,是吗?”易莫説着又对一旁正准备逃跑的拉图道,“xiǎo图图,你想上哪儿呢?你敢逃跑试试看,不记得去年我是怎么让你趴在地上的了吧,想再尝尝?”

拉图那个叫郁闷啊,本来想好好修理一下易莫,顺便抱得美人归,可是没想到易莫这些人居然这么给力,其他手下都被收拾了不説,就连中阶剑师的塔罗也败在了易莫的手中,这也太假了吧!如今自己想趁易莫和塔罗谈话的间隙开溜,却被易莫给发现了!

“呃……我刚才没想逃跑,只是刚才蹲久了,腿有diǎn发麻了,起来舒活舒活筋骨而已,你们聊,你们聊,继续,嘿嘿,继续……”拉图一副谄媚的表情説巴特勒一心想认真防守道。

易莫也懒得理他,再次把目光转回了塔罗身上。

“难道不是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友情!把弱xiǎo的留给自己,棘手的丢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早就死在我的手中了。”塔罗哈哈笑着讽刺道。

“你真是一个悲哀的人,也许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或许就是你所仇视的所谓友情的背叛,遭遇失败和背叛那又怎样,堂堂男子汉难道连这diǎn挫折都接受不了?”易莫説完这些话,已经放下了架在塔罗脖子上的疾风裁决剑。”

“至于友情,只能説是你识人不当,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真正的友情,就是他们信任你,知道你的需要,体谅你,一直默默关心帮助你!我的朋友们就是这样一群人,把你留给我,是因为他们信任我,他们相信我能克服一切困难,创造奇迹!”

“我看的出来,你也是个生性耿直的人,谢谢你刚才对我手下留情。可是,你又何必这样自甘堕落,甘心为这样的一个纨绔子弟卖命呢?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四十多岁了,还只是一个中阶剑师,却毫无寸进?”

易莫的一席话,让塔罗有一种醍醐灌dǐng的感觉,他想起自己这二十年来浑浑噩噩的日子,想起朋友的背叛,死去的妻儿,脸上的神色不由得动容了。

“每个人都有羁绊,你的羁绊,绊住了你前进的步伐。”易莫説完就带着拉图走了。

“我的羁绊,我的羁绊……”

易莫走的很潇洒,但是却带着一个包袱——拉图。这深更半夜的,怎么处置这个包袱呢?

易莫一行人带着他到了知己楼附近的月光湖畔,众人围坐在拉图周围,静静地看着他,什么都没説。

“呃……”拉图吞了口唾沫。

“怎么,想説话,听着呢。”易莫嘴里叼着一根草笑着説,众人也都一脸笑意。

对于这种试图对自己朋友不利的人,在以往旁观者身份中的经历来看,一般都是一刀杀了了事,但是现在的易莫做不出来。

“呃,我想……我想尿尿!”拉图半晌憋出这么一句话。

众人哄笑。

“去去去,但别想逃跑,你知道后果!”易莫不耐烦地摆摆手説。

等拉图方便回来,坐会原位后,又不説话了。

“岂有此理,奶奶的,xiǎo图图,你説咋办,今天晚上让我们哥几个流了不少汗!xiǎo莫的衣服现在都成乞丐装了!”杰克实在等不下去了指着易莫叱问拉图。

“要不,我请你们去桑拿洗洗?”拉图xiǎo眼睛忽然忽闪着説。

“滚!你刚才要我们的命,我们大人有大量,也不要你的xiǎo命了,要不切你几块大腿肉,晚上哥几个好下酒!”杰克凶神恶煞般説完,手里操着一把匕首站了起来。

“别啊,大侠,大哥,大爷,大大大……不要啊!我求求你们了。”拉图哭丧着脸慌不择言地哀求。

搞怪的杰克,加上瘪三样的拉图,众人都快笑翻了!

“不然把他的第三条腿卸了,省的他以后再犯事!”好不容易不笑了的艾瑞克这时候也跟着起哄道。

其实艾瑞克一直是个好孩子,可是交友不慎,认识了杰克,这词就是从他那里来的。

“嗯?第三条腿?xiǎo莫,他明明只有两条腿,哪来的第三条腿呢?”古绫月作为当中唯一一位女生听艾瑞克这么一説,奇怪问道。

“呃,这个,第三……你还是别问了……”易莫脸上一阵抽搐,这让他怎么回答,艾瑞克和克里斯恩捂嘴窃笑,杰克则捧腹大笑。

看着几人的表情,古绫月恍然大悟羞红了脸狠狠瞪了几人一眼,不再説话。

“好了,都正紧diǎn,拉图,对于晚上的事情,你想怎么了结?”易莫严肃道。説。

“各位大哥大姐,你们就饶了我吧,xiǎo图图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拉图双眉倒垂,脸型活脱脱就是一个“囧”字。

“你确定不要这位花姑娘了?”杰克戏谑道。

“不敢了,不敢了,莫少爷的女朋友,我怎么敢呢!”拉图献媚道。

这xiǎo子哪壶不提哪壶,搞的易莫和古绫月一阵尴尬,好在杰克替他们解围:“还好我们哥几个都没啥事,我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一定让你偿命!”

“是是是是……”

“这样吧,你,跳进水里,在月光湖里游一圈,算是对你的xiǎoxiǎo惩罚!”易莫説道。

“别给我耍心眼,要是被我们发现你少游了或者没游,你就死定了!”杰克补充,又对易莫説,“xiǎo莫,就怕这xiǎo子不长记性,以后还敢招惹我们。”

“是!是!”拉图连连diǎn头应承,然后就打算脱衣服下水。

“等一下!”易莫叫住拉图,看着他的眼睛道,“我不知道你这样的花花公子调戏女孩是存着什么心,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不知道什么是真爱!”

拉图一愣,也没説什么,径直去了。


三岁宝宝腹泻
蚌埠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运城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