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此时5岁的女镇长向甜正滔滔不绝地讲着话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清账(上)

(一)

南川镇党委扩大会正在热火朝天地开着,此时 5岁的女镇长向甜正滔滔不绝地讲着话。书记姜军一抬手看一下手腕上的表,时间正是傍晚6点正,大约还有半小时议程,他叫过圆会桌对面的办公室兰汉主任耳语了几句,叫他去安排两桌饭,会后用餐。

兰主任随手就走出了会议室,咯噔、咯噔从四楼往一楼办公室跑,先跑得很快,一步下两梯,后来怎么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梯,越跨越慢,在二楼楼梯基本停了下来,他陷入了沉思,他在想什么呢?

他在想:“订哪家餐呢?如果在前两天还好办,不用说,老地方东家餐厅,东家老板是姜书记亲戚,只要政府接待百分之九十以上在东家,倒像是姜书记开的店了,不管他入股没入股,入干股还是入稀股,或者是本身就是姜书记开的,以亲戚名义而已,那不是姜太太有工作停薪留职(对外称下岗)来这店站收银台干吗?”

可偏偏又冒出一家西家火锅店,昨天开业典礼向镇长还亲自去捧场,据说老板是个小白脸,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年方三十,自称与向是老表关系。有人还添油加醋说:啥子老表老表哟,分明是有点搞搞(有点爱味之意)。

兰主任思忖半天,挡住了上下楼的人去路。“喂……兰主任,请让一下”,办公室同事小车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趔趄一下差点绊倒,这才大步走进一楼自己的办公室准备打订餐,刚拨了东家餐厅的号码又突然停了下来,又拨西家火锅店,剩最后一个数没拨他又停了下来。才四月天气,他已是大汗淋漓,伸手去摁开电扇开关。兰汉啊兰汉,两家店难倒英雄汉啊!

他正在权衡利弊,订哪家都不好,订了东家得罪西家,订了西家得罪东家。这倒没什么,关键是“打狗要看主人呀”,订一顿餐不打紧,这要得罪一、二把手,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神仙打仗,凡人遭殃”,说不准自己前途还要受影响嘞。

书记、镇长平时工作配合得还算可以,姜书记也没其它爱好,闲暇之时喜欢下下棋,将将军。姜书记就得了个雅号“将军”书记;而向甜镇长爱好的是卡拉OK,虽然志趣不同,为了工作方面的默契,有时也陪书记“将军”,自己在这方面是学生,当然若不是偶而承让,肯定要输得精光。由于技艺不熟,对方“将军”,本该“支仕”她却去“飞田”,人们所以给了向甜一个外号“向飞田”。

兰主任处理两难境地,想出一个妙计:叫同事小车去探两位头头的口气,再作定夺。谎称自己脱不开身要接一个传真。

小车真像棋盘上的一个“兵”,横冲直撞,不假思索,的嗒……的嗒……地跑上四楼,又咚……咚……咚敲了几下党委会议室的门,门开了,大家正收拾本子,会议结束了,他径直走到书记面前大声说:“兰主任要接传真,叫我来问一下订哪一家餐,吃什么?”向镇长站起来用右手招呼大家坐一下,看大家吃什么。姜书记也搭话:“再坐一下商量商量吃什么,会开完了还是安排两桌”。

人大主席见大家无动于衷,带头坐下来说:“你们莫耽搁时间了,早作决定嘛”。

管党务副书记记憋不住了说:“天气热,就到东家吃中餐吧!”

“哎呀,中餐天天在家吃到的,就去吃点火锅嘛”!向镇长提出了不同意见。

…………

就这样僵持了一阵,大家都拿不定主意,举棋不定的时候,“将军”书记走出一奇招:“吃火锅可张倩的月收入为3000元出头。身边同事告诉她以,北家火锅味道还不错”。

向镇长简直莫名其妙,目瞪口呆,一张白晰嫩皮的脸蛋成几道粉白线条,她在苦苦寻思,老姜是真不知她老表开了家火锅店,还是假不知道,装腔作势。她无可奈何只好当着大家的面说:“还是去照顾一下我老表西家火锅店吧”,那口气带着恳求的语气。

姜书记见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大义灭亲、襟怀坦荡地最后拍板道:“那就到西家火锅店去吧!”

(二)

大家一窝蜂地下了楼,径直往西家奔去……

路上,姜书记叫兰主任去东家拿两条“软云”来给大家发。

两桌火锅吃得大家兴头十足,推杯挽盏,觥筹交错。向镇长在一桌也吃得容光焕发,脸上红扑扑的,敬了本桌又到另一桌去敬酒,还带着表弟一路不时冒出:感谢大家光临,多多照顾我老表,祝大家心想事成,诸多祝福感谢之语,那语言分明是发自内心的,这哪像是她老表开的,简直就是她自己开办的一样。她吃兴正浓,飘飘欲仙。

兰主任也在半边助兴,他是有名的“笔杆子”,能说会道,堂堂七尺男儿,人如其名“男子汉大丈夫”,又是有名的“吹鼓手”,人称“兰风吹”,边饮酒、边吟诗助兴——

“人生得意需尽欢,莫让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与尔同销万古愁”

“古来圣贤兼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不时打着酒嗝,哦…哦…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他那样是醉非醉念叨着,也不知道他念对没有,听起来倒像一些诗词。

这时烟瘾大的陈副镇长(人称“陈烟冲”、“程咬金”)在桌上东瞧瞧,西望望,没见摆放着香烟,口水直流,拍了拍紧挨左边座的兰主任:“嗯,去拿包烟来抽!”

兰主任本来早就要发烟的,又觉得自己发不方便,这时有人自投罗,真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何不叫他来发,嫁祸于人呢?于是说:“陈镇长,来,这里准备了两条,你帮忙发一下,剩下的归你”。

陈副镇长当然求之不得,拿过烟,齐刷刷三下五除二几下就发了个遍,向镇长本来不抽烟,还是发了一包,也没推辞,心想“不吃白不吃,何况是照顾自家人呢,吃得越多赚得越多”剩下两包,陈副镇长毫不客气地装入了自己腰包,虽然费了点力发烟,多得了两包还是有点满足感。

是啊!曾经流行一句话:

有吃有穿算老板,老板比不上大款,大款更赶不上公款……

饭后,老板请向镇长等人到楼上去唱歌,其它人也不好去当电灯泡,逐渐就散了,财政所长只好去结帐,连酒、烟等两桌共计675元,收660元,便签了单也走了。

(三)

由于西家才开张不久,资金周转不过来,第二天就叫服务员来批KDJ均走平于50附近条子领款,向镇长这才发现:烟不是在老表火锅店拿的,她急忙招来陈副镇长,陈副镇长又往兰主任身上推,兰主任恰好去县上开一周培训会去了,又躲过一大挨骂之劫。

第三天东家又来批条子,向镇长一看烟钱660元,金额不多不少与菜钱一模一样。她本想给兰主任打个问个究竟,臭骂一顿,想来想去,那又何必呢。她最后左右为难,忍气吞声还是在发票上签了两个字“同意”,再署上自己的向甜大名。

就这样小镇这两家餐馆生意还算红火,有人粗略估算了一下,每天镇政府都有四、五起接待,不是县上这个部门、那个部门轮番来,就是这个镇那个镇的友邻乡镇来交流参观学习。学习该镇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新农村建设,第三批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教育。市上某领导还在这里挂了点,有时也要来,还有邻县乡镇也纷至沓来,慕名而学,有时也走出去学,礼尚往来。来了上级、客人,总得要招呼接待的。

中国有句古彦:在家不会待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

人们为了避嫌,避书记、镇长的锋芒,姜书记不在就去照顾西家生意,向镇长不在就去照顾东家生意。如两个都在,就择其分管部门对口接待,书记管这条线:党内、财政、计生、企业、办公等就去东家,镇长管这条线:政府、国土、民政、林业、广播、综治等就去西家……。有时为协调县市领导及部门领导干脆就直接到市上、县里,既够气派,又“将相”都不得罪,一举两得。

共 28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既辛辣地嘲讽了用公款大吃大喝这不良之风,同时还揭露了权力的重要性,真是有权就有钱。小说针砭时弊,很在现实意义。【:月儿常圆】

1楼文友: 11:09:2 有吃有穿算老板,老板比不上大款,大款更赶不上公款。这是真实的反映。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哪个品牌的软肝片好
第五届双品汇在渝开幕,太极携旗下品牌工业、品牌药店共襄盛会
肾功能不全高血压首选什么药